中和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和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舍不下的摆渡情-【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5:11:51 阅读: 来源:中和缓蚀剂厂家

舍不下的“摆渡情”

随着近年南京越来越多桥隧的开通,长江轮渡作为一种过江方式渐渐被边缘化,乘客正以每年15%到20%的速度递减。但码头观景,江上临风,车站怀旧,依然让这种历史悠久的过江方式保持着吸引力。上周六记者来到南京中山码头采访轮渡公司潘宝林,听这位自诩“长江摆渡客”的老船长讲述长江轮渡的故事。

当天是腊月十八,中山码头广场上多的是公共汽车,人却稀少。“搁三十年前这里过年可热闹了呀!”码头上,潘宝林正和家住浦口的汪氏夫妇聊天。老夫妻年过七旬,年轻时在下关上班,坐了潘宝林近三十年的船,早就成了朋友。如今每次碰到都要一起追忆轮渡的“光辉岁月”。

“那时候过江通道少呀,走大桥绕远,开车的有几个?远远近近的想过江不都得赶轮渡呀!”潘宝林黑红脸蛋,身板硬朗,说起话来声若洪钟。“过年时,买卖年货的,走亲访友的,赶火车的,人挤人呀,两岸码头全是商铺,繁华热闹!”1980年来轮渡公司上班时,他刚满18岁,青春正盛,码头也如日中天。

潘宝林爱他的工作,这从他回忆时脸上洋溢着的幸福表情可以看出。他一直记得年轻时带他的老师傅说过的话,“佛讲普度众生,咱们工作是渡人,是在积德行善”。潘宝林不迷信,但他信这个。助人渡江,沟通南北,他觉得是件“挺有幸福感”的事儿。

“如果开货船至少能多赚一倍。”不是没有动摇过,值早班时,无论酷暑严寒,他都要四点钟起床,而曾经强壮的身体,如今也被高血压、关节疼、风湿病等病痛折磨,现在的年轻人选择做这一行的越来越少。34年的摆渡岁月,很多次他可以跳槽,但脑中闪现的一些镜头让他最终决定留下来。他记得有一年开着轮渡支援抗洪,八卦洲上的居民看到他船靠岸时的欢呼雀跃的样子;他记得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在江心洲码头值班,深夜送一位难产孕妇过江,孕妇老公那感激的神情;他更记得一船船人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一船货就是一船货,一船人却有着千千万万的故事,做了摆渡人,今生就不想转行了。”

快开船了,潘宝林收了话。再次检查渡船的每一块仪表,每一个部件。34年的船上生涯,他一直在追求两个字:平安。采访中,他提到“平安”二字亦不下二十次。“江上行船不同于路上跑车,风呀、浪呀、雾呀都要考虑,每次出船都要向指挥中心报备,定好路线,长江上的货船川流不息,我们是横渡船,更要和每条船用电台沟通好,才能保证百分百的平安—乘客出门不就图个平安嘛!”

到了江对面的浦口码头,老船长将船平稳地停好,记者下船后看到等候上船的人依旧寥寥,而码头旁昔日繁华的商业区如今冷清得可怜。“人越来越少是必然的嘛。”潘宝林对记者说,大桥通了,二桥通了,隧道通了,八卦洲和江心洲的桥通了,以后还有地铁也要通了,市民有了更多更方便的过江通道,这是好事,他打心眼里高兴。

但对于自己热爱的轮渡,老船长也信心满满。“渡船越来越先进、越来越安全,码头越建越漂亮,刷公交卡只要一块钱,乘船更快捷,流程更规范。”潘宝林一直密切关注着轮渡的发展,“去年中山码头依然承载了900万人次过江,随着南京长江岸线的整治,城市拥江战略的提出,选择轮渡过江的人依然会很多的。”

江苏经济报记者 耿文博 实习生 林 雪

七台河订做西装

丹阳定制工作服

绵阳设计西装

乌海设计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