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和缓蚀剂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中和缓蚀剂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RFID之路的三个问题是嘛

发布时间:2021-07-22 11:31:37 阅读: 来源:中和缓蚀剂厂家

中国RFID之路的三个问题

世界上最难的事情莫过于在一些有利益冲突的集团当中做平衡,且又要保证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中国的RFID(射频识别)标准正是面临这样的困境。

RFID是一种自动无线识别和数据获取技术,已经使用了多年,应用领域越来越多。今天,带有可读和可写并能防范非授权访问的存储器的智能芯片已经可以在很多集装箱、货盘、产品包装、智能识别ID卡、书本或DVD中看到。由于未来可能的应用,RFID即将迎来非常巨大增长的意外的发现机件失灵的比例相当高时期,这种技术、芯片、读卡器、软件和业务的全球市场从2002年的10亿美元将增长到2007年的26亿美元。

在谈到中国的RFID之路的时候,中电华夏信息技术研究院总经理董学耕博士提了3个看法:

三个问题之一,成本:

董学耕博士坦言,“成本确实是RFID标签推广的一个很大在参股美洲锂业时的障碍,但是不应该夸大了它的影响作用。”在将RFID推广到单品级应用的时候,成本问题可能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但是在包装箱级别应用时已经不是问题了。另外,对成本的考虑是一个增加上游成本,而下游受益的问题。在供应链上面,沃尔玛等零售商(下游)来说,RFID的应用为他们的仓库管理已经运作效率都有帮助,然而对于制造商(上游)来说,则是一个制造成本增加的过程。上游供应商尚未认识,或者说得到RFID的投资回报。因此制造商在推动RFID上面不如沃尔玛等下游厂商那么积极。

“从长远来看,当应用量大了之后,成本自然会下降。目前应用市场规模尚未形成的时候,就要考虑标签需要用在什么样的产品上面可以忽略这个成本的问题,譬如说包装箱的应用;彩电、冰箱之类的单品级应用。所以,成本只是一个相对的问题。另外现在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应用量的扩大,RFID标签的成本降价很厉害。所以,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应用模式’的问题,如果说我们现在的物流环境都比较顺畅,我能达到这样的大批量的应用,这个成本是可以降下来的。”

谈到成本,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条形码的存在意义。在很长的一段时间,条形码依然会作为RFID的一种补充解决方案存在,在一些单品成本本就很低的产品上面,还是会采用条形码。

三个问题之二,标准的缺失:

RFID行业标准涉及频段划分、编码规则等问题,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全球化标准,市场呈现多种标准并存的局面。从全球范围来看,美国已经在RFID标准建立这些产品不但带动塑料需求量大幅增加、软硬件技术开发、应用等方面走在世界前列。欧洲RFID标准追随美国主导的EPCglobal标准,在封闭系统应用方面与美国基本处于同一阶段。日本提出了UID标准,但支持者主要是日本本国厂商。韩国政府对RFID给予了高度重视,但至今韩国在RFID标准上仍模糊不清。在中国,RFID使用频率没有完全开放,产业整体发展相对谨慎,较小的实际应用规模等因素,在很大程度上与中国的RFID标准制订与实施形成了互相影响的关系。

RFID典型的工作频率有:125kHz、13.56MHz、902MHz-928MHz、2.45GHz等。董学耕博士在谈到我国RFID的现状是表示,“125kHz与13.56MHz我国已经相对成熟,国内参与企业众多,应用广泛。不过作为RFID应用的大头——物流应用,900MHz或者2.5GHz这个频段(也就是常说的超高频,UHF)却是最适合的。”

超高频的典型工作频率主要集中在UHF频段(902MHz~928MHz)915MHz、2.45GHz、5.8GHz。超高频射频能达到10 m,而且天线短,可以做出面积较小的设备。超高频主要使用在仓储管理、物流配送、集装箱运输及邮政业务等方面,实现物品动态跟踪和信息共享。日本的UID标准采用的频段为2.45GHz和13.56MHz,欧美的EPC标准采用UHF频段,而我国在制定RFID标准的过程中分配哪个频段,如何使用频段目前还没有固定的结论。本月上旬的无线大会上无线电管理局副局长谢飞波表示年内将发布RFID的频段。

董学耕博士对说,“为了与国际标准接轨,900MHz这个频段我们肯定是要公布一个频点的,至于其上行下行的具体参数标准则要等待年底公布的结果为准。”至于业内人士所担心的与现存GSM络的干扰问题,国家无线电检测中心有关检测工作已经基本完成,由于RFID采用跳频技术,可证实对现存GSM影响较小。

标准的另外一个方面就是编码格式标准。根据ABI Research的一份报告中写到,“现阶段,RFID标准在全球推广采纳的步伐已经开始提速,而中国政府何时推出RFID国家标准还遥遥无期。”不久前,ISO/IEC批准了EPC Gen 2 Class 1 UHF标准,作为使用860MHz~960MHz ISM器件的 RFID接口补充标准。中国通常是ISO标准的拥护者,因此EPCGlobal公司的积极推广让中国RFID标准的制定面临更多的不确定性。不过尽管如此,了解到,中国仍然在进行自有编码系统的开发,称为国家产品代码(National Product Code),这个编码将与EPCglobal的电子产品代码(EPC)竞争。中国也将这些年建造和维护自己的数据库来存储关于产品、制造商和运输方法的信息,而非订购来自EPC的数据。

采访当中,董学耕博士则表示了另外一个角度的见解,那就是面对EPC Gen2基本已成事实标准的形式面前,国内企业应该如何应对。还是一味等待?还是另辟蹊径?董学耕博士表示,“应该采取‘两条腿走路’的方式。一方面,对于EPC Gen2我们不能完全绕开他们,而就一些具体的应用来说,我们的企业能不能做成一些属于自己的专利?以此来与国际标准进行交换;另一方面自然是加强对核心技术专利的掌握,Gen2不可能就是终止,今后还会出现更多的应用和技术会取代Gen2,我们不应该总是跟在别人的后面。”

另外,董学耕博士还谈到,“中国外向型经济在国民经济中所占比重越来越大,因此现实情况是中国的制造商正在研究学习EPCGlobal系统,以便他们能够与沃尔玛(WalMart)等客户的供应链系统平滑集成。”而EPCGlobal方面则通过为制造商提供财务、技术和实施方面的支持,对制造商伸出“橄榄枝”,这些举措都使得EPC成为事实上的标准。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当前更紧急的问题是,政府如何与EPCglobal合作或者谈判;建立保护本国RFID产业发展的政策;同时,在未来的RFID时代如何保护中国标签使用者的权益。”

三个问题之三,管理模式:

如之前所谈到的,RFID自推行之初一直是应用端为主要的推动力(诸如沃尔玛、美国国土安全局),而作为产业链的上游的制造商已经分销代理商们而言,RFID增加了他们的成本。这也是阻碍RFID普及的一个因素。董学耕博士在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特别强调了管理模式的说法,这不仅仅是中国的RFID产业业者,同时也是全球业者共同面对的一个问题。

董学耕博士谈到,“沃尔玛把RFID应用成本转嫁到了下游供应商。电子标签高昂的价格从RFID计划一开始便成为该技术进入零售领域最致命的障碍。RFID应用要与企业信息化结合起来,对流程进行优化,降低总体成本,使上下游厂商都见到效益,都有投资回报,这样RFID技术才有可能大规模应用。”

董学耕博士总结道,“在中国,RFID应用还不仅仅只是高成本问题,它与标准有关,中国用户还不习惯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为此,中国政府应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中国的RFID标准不能再停留在概念上了。”

RFID无疑是一项革命性的技术,它的出现将带动自物流、包装、零售、生产等多个环节的巨大变化。而作为全球最具市场潜力与生产制造重镇双重身份的中国在这场变革当中将占据重要的位置。

虽然EPC Gen2已经成为事实的标准,然而分析中国市场的情况,我们不难相信我国政府参与RFID标准制定的决心是坚定的。中国是制造业大国,拥有完备的装备制造业,很难想象将来用于管理物品、物流的电子标签等数据要放在其他国家手里。因此RFID标准中国必须有话语权。信息产业部电子科技委副主任、RFID标准工作组组长张琪称:“制订符合中国国情、坚持创新发展、自主安全的电子标签国家标准,要结合中国国情制定RFID标准体系,同时坚持对外开放,参考、研究和借鉴国外标准,考虑兼容与互联互通。”

信息来源: 《电子与电脑》

万源市网带
江苏西装定制
德阳工服订制